教育局 >师生文苑 >
母亲,母亲
阅读: 时间: 2022-01-12 09:21 来源: 大峡谷中心学校 发布:梅艳芸


       母亲从小就有一头漂亮的银黄色头发,那是她引以为傲的资本。这些年她却一直在染发,但是每次染完发还要离我远远的,她说染发剂是有毒的。我暗笑她的迂,还问她,既然有毒为什么还要染呢?我不知道的是,白发与皱纹早已席卷了这个女人,那头与众不同的黄发也悄悄积成了常年不化的冰雪。

       从小学到现在,凌晨五点多我就要起床。夏天还好,冬天的天是黑的,地也是滑的,用“冰天雪地”来形容倒是十分贴切的。我那时最想上小学五年级,因为母亲说五年级就可以独立等车去上学。我总是在盼望长大,却忘了为身后的母亲祈祷时间过得慢一点。然而我没有等到母亲所说的“独立等车上学”的五年级,因为即使到了现在,母亲还在送我等车。

       长大了,我才发觉,母亲老去的速度是这么快。她总说自己可怜,每次我听了,都会觉得不舒服,想要回她几句。现在想想,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

       她年轻的时候可不是一位家庭妇女。她会去摆地摊卖鸡血石,有时也会进货卖家居用品,那时候她很累,可是她总是朝气蓬勃的。至于她后来为什么待在家里呢?或许是因为我上小学了吧。她并不轻松,她承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事。每天起早贪黑。我总觉得她没有那么累,可是母亲的白发却是铁打的证明。小学时,她每天都会检查我的作业管着我的学习。到了初中,母亲总说这题她也不会,她觉得力不从心。她不再是我的小老师,但是却从未消失在我的生活中。别人有的爱,我没有少半分。

        我说母亲老了,大概是上了初中以后,她总觉得自己力不从心,或者是小猫丢了,他总说自己孤独。每每想到这,眼泪总说奔涌而出。母亲,我想你慢一些老去吧。


临安教育网 版权所有 备案证编号:浙ICP备05069790号-1
临安教育局主办 Email:107463370@qq.com 联系电话:0571-63721154
杭州瑞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网站标识码:3301850028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