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 >师生文苑 >
一代茶人的流金岁月
阅读: 时间: 2023-03-13 09:49 来源: 浙江省临安中学 发布:章丽芽


在我初三毕业那年,老爸听说离家十几里的裴后农场要转包,有一定炒茶经验的爸爸,决定自己承包茶厂。裴后农场在平均海拔1100多米的高山上,清宣统《临安县志》载:“天目云雾,天目各乡俱产,惟天目山者最佳。”天目云雾茶的主产区分布于东天目山临目的太子庙、龙须庵,杨岭的溪里、小岭坑、东坑的朱家、横渡的森罗坪、径山灵霄峰、龙宫山、白云山等地,而集中产地则在龙岗镇的裴后茶果场,那里有300余亩茶园。

裴后农场是六七十年代集体经济时代开荒建立的茶叶、梨树、蘑菇、黄花菜种植基础,只是荒废多年需重新修整。老妈起初不愿意,因为离家太远,生活条件之艰苦可想而知,无奈在老爸的坚持,她也只能听从。

记得承包茶厂的第一年,老爸学习庆元蘑菇养殖技术,把养香菇的腐木翻了个,条件适宜,原有的孢子繁殖出了大片香菇,夏天晒成香菇干,优质的香菇干让我们家那年收益2000多元,这也许是农场给新来主人的第一份见面礼。有了这样丰厚的回报,老妈也定下心来决定干出一番事业。

为了春茶尽早上市,每年正月初五六左右,爸妈就会到安徽、昌北及附近村子等地招工。那时的昌北条件还是很艰苦的,在当地朋友的帮助下,一批年轻的劳动力翻山越岭来到农场,正月十六左右便开工了。新春依始,春寒料峭,山脚到山顶的电线杆常常“冰冻三尺”,巨大的冰棍把电线拉断,悬崖上挂着几米长的冰柱,山顶地面水汽凝固的雾淞象萝卜丝,来自昌北的年轻的采茶工们踩着厚厚的积雪翻过一座山来到茶厂。妈妈像大姐一样带领他们开启始新一年的生产劳作。

春茶,尤其是明前茶,一天一个价,过了清明,价格就从几千滑到几百、几十元不等,必须尽快送往县城。有时遇上连续阴雨天气,不便下山,可还是需每天按市场行情及时调整采摘茶叶的价格,以激励采茶工的积极性。那时候老妈负责销售,可以说每天都披星戴月。每次到临安卖茶,白天都要连续走五六个小时的山路,山路难走,又是在黑夜,打着电筒的老妈在山脚村民的护送下深一脚浅一脚返回农场时,已是深夜了,一早又要把第二天的采茶单价公布在小黑板上。

农场的经营逐渐红火起来,在我高三那年,迎来了高光时刻。

那年六月,随着对外贸易的发展,原生态的场景吸引了老外的眼球,临安茶叶公司与省茶叶进出口公司签订合同,把龙岗镇的裴后农场生产的高山云雾茶 作为绿色产品出口,以荷兰鹿特丹为代表的考察团扛着着摄像机在省茶叶进出口公司领导的陪同下进入农场拍摄,小小的裴后农场在龙岗镇掀起不小的轰动,也就在那个六月,得知自己免试提前录取杭师院生物系,我带着激动的心情和“接见”老外的使命,第一次踏上了去农场的路。

我跟老爸上山,坐在老爸的永久牌自行车的后座。我们沿杭徽公路从龙岗到新溪坑,再沿小路骑到山脚下的塘源村,吃了中饭,把车放在朋友家里,就开始往农场方向走。山脚是一些绿油油的梯田,六月的阳光还不是那么晃眼,老爸挑着米菜还有帮农场里的人捎带的烟酒等,健步如飞。我沿着小路一阵小跑,偶尔采一下路边田埂上的小花,心情向花一样。大约走了一小时,我们来到了一个叫铜锣石的地方,那儿有两间茅草房,记得是直角形的布局,我们在那儿歇脚,,老爸跟跟那儿的村民都很熟悉,打了招呼喝了水,继续赶路。


裴后农场在山的背面,老爸说接下来的山路会越来越难走。我们沿着崎岖的山路往上走,低的地方是竹林,高的地方路两侧主要是杉树林,路上很安静,路上偶尔遇到几位山上挖中药材和抬木头的村民。越往上走路越陡,我从未爬过这样的深山老林,心里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兴奋,想到每天在这条路上奔波以维持生计的爸妈,我心里不由得有些难过,我不知道高考免试、提前录取算不算是人生的一种逃避,比起爸妈的艰辛,读书之苦又算得了什么!   

翻到山的北面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大片高出人头的灌木林,下山的路,我边走边跑,穿出丛林,便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山的对面便是绵延起伏的茶山!两山峡谷之间是飞流而下的瀑布,在谷底形成一个水潭,湖面像镜子般反射着六月的阳光。老爸挑着担,踩着着谷底的巨石,我们父女二人,似乎走进了西游记里的场景。沿着山路往上走,拐个弯,便到了爸妈的农场。整个农场依山而建,山路的西面是连绵不断的茶山,东面是一大片梨园,路边种着黄花菜,绿色的花苞像列队欢迎我。远远地看到山谷中的两排泥胚房,想到好久不见的老妈,我激动地一路小跑着过去。走近了才知道那两排泥胚房是一层平房,供干活的工人住的,后面木结构的两层楼房,才是爸妈住的。绕到木楼房后面,我看到炒茶的厂房和厨房。

木屋一楼厨房的用水是用竹简引流过来的山泉水。到了饭点,厨房的蒸笼正冒着热气,大锅里的梅干菜扣肉的香味儿弥漫在厨房的烟火气里。走出厨房,暮色袭来,炊烟袅袅,从东面山谷里传来溪流声,俨然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面对脑海中有些模糊的记忆,我在百度上敲击“临安裴后茶园”,竟发现爸妈无意中创下了中国茶叶贸易的辉煌历史,今天我把它记录下来,不仅表达我的欣喜敬畏之情,也想告慰老爸的在天之灵。

搜狐网1998.6《浙茶集团“九宇有机茶博园”开业前夕》一文记载:28年前的1990年,Karel Thieme作为欧洲荷兰的一名评茶员第一次来到杭州,他出访中国前,曾经给中国的六位茶叶生产商、出口商发出电传询问:“能给我们供应有机茶吗?”三周后,只有一位来自浙江的年轻人回复了他:“什么是有机茶?”这位年轻人便是参加工作不久外销员毛立民(现任浙江省茶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浙茶集团)董事长)。经过反复沟通,毛立民了解到“有机茶”是按有机农业生产体系和办法生产,在加工、包装、贮运过程中不受任何化学品污染的茶叶。依照“无污染、纯天然”的有机茶园基地要求,结合裴后农场独特的地理环境,优质的茶叶品质,省茶叶进出口公司联系临安县茶叶公司决定对临安裴后农场和东天目东坑茶园进行考察。

多年后老妈回忆当时的情景,依然兴奋不已。1990.6月来自荷兰的Karel Thieme和加拿大的考察团一行第一次来访杭州,在省茶叶进出口公司李生富、毛立民等的陪同下,驱车到裴后山脚的塘源,从塘源经过五个半小时攀爬徒步到达裴后农场,实地考察认证临安的裴后山的有机茶园。

简陋的住宿如何迎接贵宾的到来?在临安县茶叶公司王洪林先生的帮助下,农场买了十多床洁白的棉质床单和被套,给每个房间配置电热灭蚊片,茶叶公司还赠送了一个大功率的吹风机。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寂静的山谷沸腾了,年轻的采茶女们唱起了《采茶歌》,贵宾们边喝着用甘甜的山泉泡起的热腾腾的新茶边跟跟茶农们聊天,老外还用摄像机记录下原生态农场的优越的地理环境和好客的茶农们的兴奋和喜悦,赠送给农场代表老爸一枚用银白色金属打造的两叶一芽商标模型,这枚商标模型在当时老百姓口中俨然成了价值不菲的宝物。

后来李生富先生陪同来自南京的女科学家对裴后农场的有机条件进行了再次考察论证,认为“天目青顶”生态环境优越,是不施农药和化肥,又无工业三废污染的“三无茶”。天目山地处北纬32度,临近东部海洋,属副热带季风气候气温较低,相对湿度大,常年云雾笼罩,雾日年均250天以上,茶树多种植于海拔600~1200米之间的较为避风的山凹或山坞中,土壤多为由茂密的森林树叶落地所形成的棕色森林土,腐殖深厚,土质疏松肥沃,十分有利于高山云雾茶的发育生长。青顶茶挺直成条,叶质肥厚,芽毫显露,色泽深绿;滋味鲜醇爽口,香气清香持久,汤色清澈明净,芽叶朵朵可辨,冲泡三次,色、香、味犹存。有机农业是从有机茶开始的,因此,裴后山茶园也是中国有机农业的启航地。

“1990年,浙江省临安市的裴后茶园和临安茶厂获得了荷兰有机认证机构SKAL的有机颁证,这是在我国开展的第1次有我国专业人员参加的有机认证检查活动,也是我国农场和加工厂第1次获得有机认证。此后,我国成立了自己的认证机构,并开始开展相应的认证工作。”(引用来自搜狐网)1991年Karel Thieme通过毛立民向浙茶集团采购了第一批有机茶,开启了中国有机茶的篇章.

作为一代茶农,爸妈用勤劳和智慧参与了有机茶的开发和推广,也给自己的人生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正如现已是浙江省茶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浙茶集团)董事长毛立民说,浙茶集团在有机茶探索之路上所取得的成就是众缘和合的成果,我想,我爸妈也是功不可没,我为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

临安教育网 版权所有 备案证编号:浙ICP备05069790号-1
临安教育局主办 Email:107463370@qq.com 联系电话:0571-63721154
杭州瑞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网站标识码:3301850028